镜 • 花缘's Archiver

武尊 发表于 2013-6-9 22:28

〖藏风府•外府〗登仙台

场景介绍:仙岛入口。鬼斧神工天雕琢,平整如镜,光滑如玉,夜照生辉。有玉楼一座,藏风弟子轮驻其中。

君佑 发表于 2013-6-22 21:50

【舟启入海流,再看彼岸,一派峥嵘。】

此地便是仙岛了,当真壮阔。

【笑立“舟”上,道】

道长先上岸罢。

善静渊 发表于 2013-6-22 22:09

【回岛上,愈加自在,周身肃肃冷气也融散许多。腾身台上,照见玉楼,有弟子已从容迎来,躬身拜见。】

【颔首示起,吩咐弟子备舟过天母湖,转而对君佑道。】

此乃登仙台,来岛求道者暂容之地,你可见那玉楼?

【一指如镜玉台尽处那生辉玉楼。】

阁下且去其内洗去一身尘世浊气,贫道便引你渡湖入山。

君佑 发表于 2013-6-22 22:37

呵,那就多谢道长了。

【拱身一拜,再随人前往玉楼洗浊。此地为藏风府,当以藏风为上。】

【待出来,见道者仍等在仙台,笑上前】

道长久等 ,不知道长道号是何,该敬您一声尊称了。

善静渊 发表于 2013-6-22 22:59

【玉楼边仙台上,俯瞰天母粼粼波光,聚目细看,鱼如银线游如梭,畅游湖中,比波光更闪耀夺目。】

【闻询声,捋肩头慧剑道念一声无量天尊,回身颔首施一道礼。】

一路未言,贫道善静渊,号轻白道人。

【微侧颜,视藏风天地,续道】

忝为藏风君宰。

【复视其道】

阁下求登仙岛所谓何事,此时可言否?

君佑 发表于 2013-6-22 23:17

竟是君宰,失敬也。

【且作揖抬眸,正对于他】

我乃天阅圣儒君佑,入藏风当是为解当年之事。

【儒道不合已近数年,只因当年君宰与天阅府主之间有所误会,如今当需助力之时,必要亲自登门一会。】

善静渊 发表于 2013-6-22 23:24

天阅儒圣?

【眸微眯,却未说什么,只是点点头。】

你且说,当年何解?

【弟子所备湖舟已停在玉楼岸侧,却不再提乘舟渡湖之事。】

君佑 发表于 2013-6-24 09:22

此事不过源于儒道论道,因此横生芥蒂。

如今思来实无必要,何况……

【垂眸略是沉默一番】

家师已逝,前人无心过失致使儒道不和,也是吾师遗憾。

故我想与君宰承言,宽解恩怨。

善静渊 发表于 2013-6-26 18:37

大道三千,条条可证混元。

【捋袖背手,师尊尊道而拥道,多辩生执,徒惹意气,确实不值。】

【但侧头却睥他。】

儒道亦为道,却是毋须争辩。

你今诚意来此,藏风亦不狭气量。

【正色直对。】

今我为藏风君宰,阁下乃天阅圣儒,自论道而起,则论道而终,今登仙台上,你我续论,圆满先师遗事,可愿?

【顿,复道】

此续不为胜负,只为圆先事。

君佑 发表于 2013-6-29 03:04

道各所长,本非同理。

只是以及家师旧愿,想来一论儒道有别也未尝不可。

【此行犹系其上,想来不得他痛快再谈他事,行事皆难】

【站定看他,衣袂飘飘。海上仙风琼礁,又现新意】

善静渊 发表于 2013-6-29 10:38

【闻言淡笑,意气胸怀。】

【却不拘泥,拂袍盘坐,踞于天母湖边。】

便就此天地风华,坐而一论吧,请。

【请其对坐,方定,随而一句。】

敢问,何为道?

君佑 发表于 2013-6-29 23:23

道可行道可立,人恒之则大道通,人弃之则举步艰。

而儒道兴国,自以礼义,亦是道之一悟。

【且坐登仙台,相视静观,不无期待,或许此行有望】

善静渊 发表于 2013-6-29 23:33

[i=s] 本帖最后由 善静渊 于 2013-6-29 23:34 编辑 [/i]

道无形而知之,无触而觉之,无为而行之。

万物循于道,行于本,各归其位。

【道之一‘道’字,体悟有千万,而本为其。对目静问】

而何以为国就礼,国于黎民若何?国于道若何?国与修道,若何?

君佑 发表于 2013-6-29 23:44

民聚国成,国兴礼教。此乃顺应,也属必然。

亦万物所循万物所立,方使天地轮转,阴阳有道。

若非国成人聚学鉴,又怎会有儒道乃至百家之论?

君宰以为如何?

【淡笑未尽答而言己意,道论非常,实是半日可结?】

善静渊 发表于 2013-6-29 23:51

【展眉舒目,点头。】

言尽于此即可。

【往复又恐陷前人误圈。】

此即为顺应,如何不顺不应?

【始唤弟子驾舟出,乘渡湖去。】


————结——————

页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2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